“……一共两百零八家家药铺,一共收购了差不多二十万斤药材四舍五入就算二十万斤好了!”

场静默!

这小姑娘是在读账本吗?

记录得好清楚啊!

温然念完对着贾静筎扬了扬手中的单子,笑了笑:“贾神医你送了纳兰国这么多药材,纳兰国的百姓一定会感谢你的!我们纳兰国也一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以后多点送纳兰国的学子前去神医谷学习医术,为神医谷效力!”

风念尘:“大家还不赶紧谢谢贾神医,收购这些药材可辛苦了!花了不少银子!”

百姓们赶紧跪了下来:“谢谢贾神医!贾神医你真的是活菩萨啊!”

“谢谢贾神医,贾神医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

“多谢贾神医!贾神医真的是天下第一大善人啊!”

…….

在东陵,贾静筎也看见过万民跪下来感谢自己的场景,那时她是高兴的!

此刻贾静筎却觉得心塞得不行!

拿相机美女文艺美好小清新写真

她气得眼睛都红了!眼泪差点滴下来!

“风师兄~”声音透着浓浓的委屈。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欺负,被这些刁民欺负?

可惜隔着帷帽,风念尘看不见她委屈的表情!

就算看见了,也不会安慰他!

贾静筎大概忘了,欺负她的也有风念尘呢!

风念尘的目光一直落在温然身上,小丫头坑别人的银子的时候,眼睛特别亮,古灵精怪的!

听见贾静筎叫他,他看向贾静筎:“假师妹,师傅知道你捐了这么多药材,一定会很高兴!!不愧为神医谷未来的谷主!救苦救难,济世悬壶!”

贾静筎:“…….”

风念尘说完,拿着手中的折扇,轻轻敲了敲温然的头:“小丫头走了!”

温然皱眉:“别敲我!我还没说完了!你就没有其他话对你师妹说?”

风念尘闻言用扇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才一脸懊恼:“对了,假师妹,你汤药的药方是拿着慧安郡主的药方修改过的吧?连翘……..”

风念尘将贾静筎的药方说了出来!

没有一点差错!

“这是你新研究的治疗鼠疫的药方吧!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这改过药方的确能更快治好鼠疫。可是是药三分毒,这样搭配的药方治好鼠疫会留下后遗症!而且后遗症还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可能会伤了肾,有些人可能会伤了胃,甚至可能会影响生育,而且身怀六甲的人是不能喝的!会有可能导致孩子不正常!”

“不过假师妹你这么有心,我也不想你好心做坏事!所以提醒一下!对了,你那些药材既然药方不对,就交给纳兰国太医院来重新配方吧!别说师兄不照顾你,将药材交给朝廷这样你更加省事吧!对吧!”

百姓们:“……..”

不是吧?

伤肾?

伤胃!

不育?

“呕……..”

有人忍不住想吐!

请问可以吐出来吗?

“……….”贾静筎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对吧!对吧!对他的大头鬼吧!

“假师妹不反对,就是同意了!”风念尘笑了笑。

温然附和道:“既然药方不够安,那剩下的汤药不要派了,倒了虽然可惜,但总比好心办坏事好不是?风大哥,贾神医那些药材都存放在什么地方啊?我们回来的路上看见,我忘记了!得尽快运回来,给百姓们安排上啊!”

风念尘看向太医院院正:“就是城外北仁药铺的后院。院正大人,你直接带人去运吧!要快!百姓们等急了!还有今天大家都聚在一起,也不知道交叉感染了多少人!”

太医院院正忙点了点头:“我这就派人去运回来!”

哎呦,这小丫头和风公子厉害啊!

动动嘴皮子就替朝廷赚到了这么多药材!

太医院院正兴奋的匆匆离开了!

风念尘敲了敲温然的头:“走了!”

温然此刻完满了,高兴的点了点头:“好!”

两人并肩离开。

温然抬头一脸天真的问风念尘:“风大哥,京城是七夕那天才朝廷才收到消息有染上鼠疫的人四处传染鼠疫!贾神医是未卜先知吗?她怎么提前这么多天就大量收购治疗鼠疫的药材?她在七天前就开始在各县收购药材了啊!”

风念尘又拿折扇敲了敲温然的脑袋:“笨笨的,不会自己仔细品品吗?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未卜先知!”

百姓们:“…….”

品?

品品?

然后他们又明白什么了!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未卜先知?不过一切都是有预谋的罢了!

所以散布鼠疫的人是贾神医的人吧!

之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不是说贾神医在东陵国卖药材赚了很多银子吗?

那白衣男子说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排队,有可能造成京城部人都被感染?

贾神医好像不是纳兰国的人吧?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细思极恐!

真的是细思极恐啊!

两人走出几步远后,风念尘又停下了脚步,转头对百姓们道:

“大家都散了吧!赶紧各自回家!别没病都被感染了!现在收购了药材的人找到了!我奉皇上之命也在各地买了十万斤药材回来!这么多药材哪怕城人都染了鼠疫,也足够了!接下来朝廷会派人上门给大家送药材的!大家这就天不要出门了!谁家有生病了,便在家门口的门楣上插一根稻草!到时候会有太医上门帮你们看病的!”

百姓们如梦初醒!

对聚集会传染!

“谢谢这位公子!谢谢朝廷!皇上万岁啊!我们走!我们现在就回家等!”

“皇上万岁!朝廷万岁!那我们走了,等朝廷派发的药材!”

…….

百姓们一窝蜂的跑了。

很快原本长长的队伍散了,消失了!

原地只剩下贾静筎几人!

温然和风念尘走到马车旁后,温然又回头,远远的,气死人不偿命的对贾静筎大声道:“贾神医,回头我给你们送一碗没有不良副作用的真的治疗鼠疫的汤药吧!”

然后才和风念尘上了马车离开了!

贾静筎气快原地爆炸了!

很好!

纳兰国的人这次想将她彻底得罪了!好!

等着,等她当上神医谷谷主以后!

神医谷的人永远不踏入纳兰国半步!

纳兰国的人也别想成为神医谷的弟子!

n.